中国女性创造的390个字: 曾被称为“妖书”, 如今全世界只剩一个人会写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09-07 21:51:21  点击:1234  属于:文化交流

女书,是人类历史上一个独特而神秘的文化现象,也正是因为她的神秘而鲜为人知。今天,世界华人周刊就为你揭开她的神秘面纱。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朗博

探究东西文化,洞察差异化的世界

全文1920字,读完大约3分钟

女书,世界上女人唯一的文字。

这是一套非常奇特的文字。

它是至今发现世界上唯一存在的性别文字——妇女专用文字,它的发展、传承及以其为符号承载的文化信息构成了女书习俗。

它是人类历史上一个独特而神秘的文化现象,也是一份中国语言文化的珍贵遗产。

 

女书是什么?

在我国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东北潇水流域,有“一语二文”现象,即当地人说同样的话,却写两种文字:男人写端庄的方块汉字,女人写秀美的斜体女书。

女书是一种音节文字,表达的是通行于江永县上圩镇一带的方言音,每个女书字符代表一个江永方言的音节,代表一组与该字符同音或近音的字。

它的写法脱胎于汉字,是汉字的变异。外形呈长棱形的“多”字体势,斜体修长,清秀舒展,造型奇特,古意盎然。

女书的单基本字只有390个左右,虽然很少,却可以完整表达当地汉语方言,能把表述的内容记录清楚。

 

女书的用途

女书代表着江永当地妇女的生活方式。

在过去,江永的女性社会地位不高,不能读书识字,不能学习正规的汉字——“男书”,于是创造出女书,作为妇女之间交流的方式,而男子会把女书当成是普通的花纹而不屑一顾。

没有规范的教材,没有正规的教师和学校,女人们常常聚在一起,一边做女工,一边唱读、传授女书,这种唱习女书的活动被称作“读纸”“读扇”“读帕”,形成一种别具特色的女书习俗。

女书大多以歌为载体,内容多以诉苦为主,是一种自娱自乐的苦情文学,用写实手法自叙自叹在现实中的悲苦境遇,希望能得到神灵的保护,同时也有与男性地位平等,追求自由美好爱情的诉求。

当然也有实用的功能,女人用它通信、记事、交流沟通,文体多为七字韵文。

她们把自己的“心声”写在纸片、扇面以及女巾上,再配上花鸟图案,十分精美,这也成了女性心灵世界的投影。

女书体现了女性的自我意识和群体意识。在男尊女卑的旧制度下,有了女书,女子就有了自己的话语权,有了表达“自我”内心和情感的天地。

 

女书的历史

女书是谁在何时发明的,至今没有定论。

江永县能产生女书,也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传承。

使用女书的区域示意图

永州位于湖南、广西、广东三省交界处,中原儒家文化与南方少数民族文化长期接触相融,这是汉瑶混居之地,拥有丰富的语言文化资源。

唐代柳宗元曾在永州教化岭南学子十年,这里交通闭塞,却是历史通道、教化之乡,有秦汉遗迹,唐宋旧治,所以,永州江永这片土地才孕育了女书这一独特的文化景观。

但,女书一直很神秘,难以溯源,因为当使用者信奉“人死书亡”,当使用者去世时,也要把她的女书作品焚烧或者陪葬。

再者,女书为男子所不识,一直不被男性为主的主流社会认可。在历史上,女书被认为是“妖书”、“妖字”被毁掉,可以研究的资料很少。

女书也就一直很神秘地在江永女人中私下流传,为外界所不知。

 

女书的发现

今天能见到的最早的女书文献实物,是19世纪50年代在南京发现的太平天国的“雕母钱”,上有“天下妇女、姊妹一家”八个字,今藏于南京博物馆。

20世纪50年代,湖南省博物馆李正光是第一个进入江永调查女书的学者,并撰写了第一篇介绍研究女书的文章,这是第一次向世人介绍女书的存在。

进入60年以后,因为特殊原因,女书被毁,当地妇女不再学习女书,女书几乎濒临灭亡。

现在会写女书的只有何艳新一个老人,女书濒危。

1983年,江永发现“女书”的消息公布后,引起世界文化界的轰动, 永州积极实施抢救和保护女书文化工程,使女书文化薪火相传,发扬光大。

2015年,我国启动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女书为代表的江永方言文化典藏列入二〇一七年“语言文化调查”项目的在研课题之一,建设成为我国第一批方言文化生态区。

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

 

女书的意义

女书,是中国历史各方元素合力的产物,是南北文化交融的精华,也是南岭地文化的绚丽玫瑰。

2004年,季羡林先生在给世界记忆遗产的推荐函中写道:“女书作为一种在旧制度下,被剥夺了学习文化的权利的民间普通劳动妇女,运用自己独特的才识,创造来的女性专用文字,实在是中国人民伟大精神的表现,足以惊天地、泣鬼神。女书文献以及相关的文化,具有语言文字学、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历史学、文学等多学科价值,其社会功能,至今为现代文明所运用。”

女书是汉字文化圈由“表意”到“表音”链条上的一个关键环节,女书是汉字表音化的一个尝试,这是女书在文字学上的贡献和价值。

它因而被国内外学者叹为“一个惊人的发现”、“中国汉语文字历史上的奇迹”。

2006年,女书列入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多次在联合国“中国日”中担任主角。

在2017年5月13日,在“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的前一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从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手中,接受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以女书书写的“文明交流互鉴”。

“文明交流互鉴”

如今,女书走向国际舞台,彰显了中国女性的智慧与创造力,以及中华文化丰富多彩的魅力。

微信扫描识别二维码  
关注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公众号(wcweekly)
可及时收到更多更新鲜的好文章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