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父母, 会把孩子往“集中营”里送?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11-03 20:52:07  点击:469  属于:教育

文/辛上邪

新人被带入小黑屋,至少关闭三天。屋子没有空调、没有窗户,靠着门缝和送饭时能透口气。三天给一桶水,每天给一个鸡蛋和一碗不知道什么做的浆糊一样的饭,便溺都在屋子里。

挨打是家常便饭。50厘米长的厚竹板戒尺打手,小拇指粗的钢筋打臀部。自杀成了一些被管教者企图逃生的方法。体力活算是轻的。扛着100斤的水泥上四楼,搬砖盖房。做不完是一顿打。性骚扰不可避免。

这些是一些经历过南昌豫章书院的“学生”的回忆总结。承受这些非人待遇的大都是十多岁的年青学生,甚至有些不满10岁。

某网瘾戒除治疗中心

这座名副其实的“集中营”,竟然位于成立于南宋初期的豫章书院(江西四大书院之一)内。今天书院中还立着汉白玉的孔子像。

在孔子像的注目下,这些被亲生父母送来的年青人,不是在读书济世,而是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折磨。

维基百科对集中营的解释概述为:集中营是类似监狱的大型拘留中心,用于统一关押或隔离某些成员于一个有限的空间内。它与监狱最大的区别在于,集中营中关押的人由于具有“某种特定的身份”,往往不经过审判即遭拘留,而且没有确定的拘留期限。集中营的共同特点是因为没有可靠的法律约束,其中的被关押者的人权都被忽视、被损害。

近代最极端的集中营是纳粹集中营。不过希特勒也没有想到,在中国的当下,集中营会泛滥成灾,不仅明目张胆地打死人、封杀舆论,还能收到被管教者家属奉上的高额“学费”。如2009年福州新目标青少年成长训练营就三个月收费1.8万;南昌豫章书院学费为每年3万元; 今年八月份爆出打死学生的合肥正能教育学校180天隔离管教辅导费为22800元。

令人发指的集中营竟能办得如火如荼、牟取暴利,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01.

这些打着“戒除网瘾”幌子的集中营已经在神州大地出现了十多年。第一家引起人们注意的应该是创办于2006年、于2009年即被柴静在央视曝光的山东临沂网瘾戒毒所。

负责人杨永信于2016年8月接受《沂蒙晚报》采访时说:“网戒中心之所以能够存在到今天,除了其合理合法合规外,也是因为有众多的家长和孩子需要这个地方……但现在,那么多的家长带着求助和无奈而来,我从来没想过放弃这份事业,责任和同情心是驱动我不断前行的动力。”

杨永信

杨永信的责任心和同情心通过电击孩子们的脑部体现。2009年卫生部禁止电休克治疗法,杨永信把电休克改成了“低频脉冲电子治疗”。被治疗者的感受是“看到眼前一道白光,类似于闪电,贯穿脑袋左右,犹如两个小锤用力敲击着太阳穴”。

 

“责任心和同情心”的表达不是免费的,多年前的价位是电击一次收费200元。杨永信规定了86种情况需要被电击,诸如 “吃巧克力”、“空腹吃药、”“上厕所锁门”、“执行力不足”、“挑战杨叔模式”等。甚至说“我累了”也会被电击。除了电击收费,还有多种名目的罚款、频繁开展的“爱心捐款”、“自愿购买杨永信著作”等需要家长掏钱。

电击次数多了,有的人能总结出不同强度电流流过大脑的感受不同,“当电流为10毫安的时候,看到的是电视雪花点。当电流是20毫安的时候,看见的是一条黑白线。当电流是30毫安的时候,是一条更粗的黑白线。””

送孩子去的家长们不知道孩子们受到非人的摧残吗?他们知道杨永信的网戒中心要求家长全程陪同住院。有一位母亲在儿子被电击时甚至喊道:“加大电量电死他!”

 

02.

临沂网戒中心的出口和窗户都有家长把守,防止学员自杀和逃跑。事实上,许多“学员”进入这类网戒中心、学校、书院类集中营,是家长和集中营运营者合谋。有的是被家长以旅游为借口骗去的;有的是家长伙同亲戚强行送去的;有的是家长签字后,集中营派人去家里绑架带走的。

 

2016年8月人民网文章《谁还在对“电击治网瘾”上瘾》中写到:“网瘾算不算病还不好说,但非法网瘾治理机构盆满钵满已然板上钉钉。命案也好,暴利也罢,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上,隐喻的其实是一连串的合谋与失守。“如果用十六字概括所谓的网戒中心,不过就是——家长有病,孩子吃药;掮客逐利,监管失语。”

有病的家长与集中营合谋,造成对孩子们的伤害、对人权的践踏。那些对暴力“救治”孩子趋之若鹜的家长的普遍心态是:我就是要管得你听话。

为了让被管理者听话,家长们不在乎采取的手段,“一个‘盟友’犯了很大的错,他的家长会声嘶力竭绝望地喊:‘让他做治疗!给他做专场!使劲给他做!’;还有一个‘盟友’,胃胀气打膈,他妈妈就觉得这是故意的,主动要求给他做‘治疗’,……这位妈妈还是个人民教师。”

所谓的专场就是杨永信亲自出马,“打开四台低频脉冲治疗仪,在小卫的太阳穴、人中、额头、手掌、中指末端扎上了银针,小卫开始剧烈抽搐,他的嘴里被塞上了牙垫,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太阳穴一直流血,针扎的地方,到最后变成了一个个黑黑的小点。这场专场持续了两个小时,到最后小卫的眼神完全空洞,连床都下不来了。”

杨永信的网戒中心中的低频脉冲电子治疗仪

 

03.

如今,这些网戒中心早已扩大为“不良行为矫治”场所。

南昌豫章书院的招收范围是“网络成瘾,厌学、啃老、懒惰、叛逆,性行为早熟混乱”。

临沂网戒中心的招收范围更广,“痴迷网络、逃学厌学、撒谎叛逆、漠视亲情、打架斗殴、偷摸抢骗、早恋同居、游手好闲、自卑孤独等等……也能治疗因性格缺陷或其它原因引起的严重偏离正常生活轨道的40岁以下的成年人,比如同性恋、酗酒、赌博、晚婚等等。”

从扩大的招生范围就可以看出这些家长两个明显的缺陷所在。

*家长们懒得管或认为管不了,放弃与孩子的正常的交流,将孩子推向虎口。

如一位经历过电击的被管理者说,“那些电击治疗仪就是代替父母教育的恶魔”。家长平时缺少和孩子的沟通,是导致许多孩子迷上网络、电玩的原因之一。但家长们意识不到,孩子小的时候靠打骂教育,打了打不动了,就想办法找能打得了、管得了的地方去解决。就像有位父亲所说,“你看孩子不听话,电击了一下就听话了,这不是很好吗?”

有的家长甚至产生了对这些集中营的依赖心理,以此威胁孩子,稍有不如意便以“送你回去”为法宝。

*家长们管得太多,手伸得太长。

比如对“网瘾”、“叛逆”等小题大做。在网络时代的今天,交水电煤气费都要上网的时代,一个人每天用多上时间的网络算合理?这原本没有界定。有的家长看到孩子喜欢上网、玩电游就惊恐万分。在集中营的诱导性宣传下,认为孩子不可救药。有的孩子只是一时青春期迷茫,便被判定为需要矫治。

残酷的“管理”甚至能延伸到成年的孩子身上。小乐在二十几岁时,因为失恋、和家人无法沟通而去网络寻求安慰,被家人送去网戒中心。江一帆18岁之后、考上大学了,由于父亲一时脾气暴躁,将他送去了网戒中心。前几年死于这类集中营的玲玲19岁,今年8月份被打死的李傲18岁。

18岁少年李傲生前的照片

 

04.

2016年4月25日,“临沂市科技局在临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召开了由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承担的科研课题‘网瘾戒治综合干预(教育)模式的研究’科技成果鉴定会。鉴定委员会一致认为,其科研成果综合技术填补国内空白,在国际上具有显著创新性,居国际先进水平,建议进一步扩大推广应用的范围。”

2017年1月6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第二十条 教育、卫生计生等部门依据各自职责,组织开展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宣传教育,对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实施干预。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虐待、胁迫等非法手段从事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活动,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然而,即将出台的法律条例对这些集中营的存在毫无震慑。

合肥正能教育学校官网(该网站已关闭)。  网页截屏

2017年8月5日发生学生入校两天被打死事件之后,合肥正能教育学校官网关闭,“但8月8日到8月11日,合肥正能教育学校仍在招聘网站上密集发布辅导老师和军事教官的招聘信息,而工作地点在距离庐江县100公里的肥西县。”

2017年10月底,南昌豫章书院的集中营管理被曝光后,“书院执行校长吴军豹在朋友圈回应称:‘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尊重舆论,敢于承担社会责任,全体师生于今日正式宣告彻底停用戒尺管教。网传‘钢筋鞭子’已由校长亲手撕开埋于夫子像座下。’当媒体记者询问学生爆料的小黑屋、被性骚扰等问题,对方表示:‘欢迎来现场看,其他不解释。’”

逝者已逝,集中营还在招摇。

打屁股用的钢条

 

05.

不良行为矫治集中营的肆无忌惮与家长的执迷不悟分不开。

2014年5月19日,由于厌学被送去郑州搏强新概念培训学校的河南新乡的19岁女孩玲玲死于“矫治”。“警方的尸检报告显示,玲玲是因为头部与质地较硬的物体接触,致颅脑损伤而死亡。”

“当晚9点左右,玲玲被其心理辅导老师马某喊到宿舍楼前的硬地上做加训,加训内容是前倒、后倒,当时一同在场的,还有一名副校长和3名教官。据介绍,所谓前倒、后倒就是借助外力让学生强制性往前或往后倒下去。”

借助外力是“几名教官拉着玲玲的胳膊和腿,将她高高抬起,背部朝下,猛地摔倒水泥地上。”和她一同受处罚的还有14岁的欣欣。两个女生跪地求饶,但教官说“摔不死,接着摔”。玲玲被摔得没有动静后,“他们说她装死,使劲跺她,还往她嘴里灌水。”

这样堪比渣滓洞的学校曾在网站上声称已经成功转化不良行为少年3000余人,被誉为“问题少年中原教育第一品牌”。

一个学生展示被打两天后的照片

在警方介入后,一些家长接走了学生,“但仍有50多名孩子继续在这里接受矫治,直至几天前,学校停办,这些学生才陆续离开。一些家长甚至认为,为了矫治孩子身上的缺点,进行必要的体罚是应该的。”

 “2017年8月3日,18岁的安徽少年李傲第一次在自己家被陌生人带走,两天后,母亲刘冬梅看到的是儿子冰冷的尸体。”带走前,刘冬梅夫妇签订了协议,“不得以任何方式干预辅导中心的正常辅导,否则将视为放弃辅导,并承担因此带来的一切后果”。

父母签字放弃了对未成年孩子的管教时,放弃的是孩子的未来。而父母们将成年的孩子强行送去管教时,是偷走了TA的一生。

花一笔钱让孩子去封闭场所住一段时间,出来后脱胎换骨变成新人。这可能吗?这样的教育心态同加入庞氏骗局期待着一本万利的美梦出现一样。一场场庞氏骗局败露后,新的骗局又冒出来。被送入集中营的孩子们死了一个又一个,家长们还是前仆后继地往里送。

做父母虽然不用考试,但是既然为人父母,是否能替孩子稍作考虑,不要把孩子往火坑里推。孩子不是你们的私人物品。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莎士比亚在《暴风雨》中呼号。网戒集中营就是现实中的魔鬼——网瘾学校谋财害命,此魔鬼一也;问题父母无能又无情,此魔鬼二也;主管部门无为又放纵,此魔鬼三也。愿这三个魔鬼,早日被打入属于他们的地方。

参考资料:

  • 豫章书院被曝体罚学生1年前因祭孔典礼受关注,法律与生活杂志,新浪网

  • 接受过杨永信“电击疗法”的少年如今咋样了,中国青年报,腾讯新闻

  • 18岁少年殒命网瘾学校 校方负责人被刑拘,新京报,腾讯新闻

  • 谁还在对“电击治网瘾”上瘾,人民网

  •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国务院法制办公室

  • 临沂网戒中心“网瘾戒治综合干预(教育)模式的研究”科技成果鉴定会召开,临沂大众网,今日头条

  • 电击治疗“网瘾”十年 看镜头中的治疗中心,扬子晚报网

  • 网瘾之戒,新闻调查,中央电视台

  • 临沂“病人”:我不能哭,也不能笑,凤凰卫视公众号,凤凰网

  • 谁该为19岁少女惨死“戒网瘾”学校负责,新华网,凤凰资讯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