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每年1300万次人流背后: 是谁让这些少女, 成了母亲?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11-12 21:49:11  点击:257  属于:观点

华哥说

一个个真实的案例触目惊心……救救孩子!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方小小

全文3512字,读完大约6分钟

前一阵,4049次播放、168个评论令快手上一位14岁的少女准妈妈“火”了,更令人震惊的是下面的评论,有不少女孩感慨自己老了,都十五六岁了却还没有男朋友。与此同时,快手上还有不少自称是00后的女孩晒着自己的怀孕照。

而中国法律规定:女性法定婚龄是20岁,与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关系属于犯罪行为。

事实上,目前中国少女妈妈之多远远超出人们的预料。海南临高县人民医院妇产科记录显示:从2015年5月至2016年2月不到一年的时间内,16岁以下未成年产妇就有20例,其中5人14岁、6人15岁。最小的产妇出生于2001年10月10日,2015年生孩子时还未满14岁。而在中国南疆地区,34岁女性就已经当上了奶奶。

与此同时,另外一组数据也同样触目惊心:根据国家人口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2013年发布的数据:每年中国人工流产次数已达1300万人次。在最新出版的医学年鉴上,中国2014 年和 2015 年的人流手术平均每年为 900多万台。而 2010~2014 年全球流产手术大约在每年 5600万台左右。也就是说,中国的流产手术量占据了世界的六分之一。

这其中,15岁至19岁女孩中有性经历且多次怀孕率高于20岁到24岁,而25 岁以下的女性大约占一半以上,大学生是人工流产的主力军,其中重复妊娠,重复人流,甚至短期多次人流,是中国人流的主要特征。(资料来源:《中国青少年生殖健康调查报告》)

这些少女准妈妈以及少女妈妈们存在于社会的各个角落,她们的命运,综合映射了当下的种种社会问题:经济教育发展不平衡,婚育性观念落后,急需保护的留守儿童……

 

 

早结婚、早生子、早享福

在中国很多地区,由于经济教育发展水平落后,早婚现象非常普遍,而早婚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早育。在“早结婚、早生子、早享福”的传统观念影响下,对于十几岁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早恋,当地人大多持默许纵容甚至鼓励的态度。

根据媒体报道,在海南有一个少女妈妈村,由于当地渔民出海的风险大,“传宗接代”就被提早纳入日程,有的家长甚至会跑到学校门口去相看女孩子,看中了就上门提亲,因为“好姑娘就那么多,晚了就被别人挑走了。”

与此同时,还有很多地区,由于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孩子跟随老人在一起生活,而老人的精力和文化水平有限,根本无暇顾及孩子教育,也无法与孩子进行良好沟通,从而导致初中阶段恋爱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性”也不再具有神秘感。

在云南金平,当地不少女孩儿嫁人时才刚刚12岁。16岁的云南女孩和丈夫就是在小学五年级认识的,据说对方还写了好几封情书才追到她,两个人恋爱三年后双双辍学结婚。如今,依旧爱看动画片的她,孩子已经一岁大。

 

 

2005年6月3日,吉林公主岭市,16岁女孩换换因父亲去逝,母亲患上结核病,亲戚们帮忙决定,让年仅16岁的换换嫁给了同村的亲表哥王宝,如今她已经是一名准妈妈。

在这些地区,当地人对“少女妈妈”早已经司空见惯。

爱的缺失和令人痛心的4.8年

和以上懵懵懂懂稀里糊涂嫁人生子的女孩相比,更不幸的是在尚未长大就被性侵甚至怀孕的女童。对她们而言,肚子里的孩子只是少年甚至童年噩梦的一枚苦果。

2013年,在湖南祁东,年仅12岁的思思生下了孩子,经DNA鉴定,邻村74岁老人是这起性侵事件的元凶。与此同时,根据思思回忆,还有三名小学老师曾先后多次对她实施强奸。

2016年1月20日,15岁福州女孩小梦被查出怀孕8个多月,家人在追问后才得知村里6个男人曾与她发生过性关系。

2012年7月,云南寻甸县15岁少女小芬从家中走失,再回到家时她已怀孕15周。

这些怀孕的孩子们普遍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处于留守或半留守状态,家庭教育严重缺失。

 

 

在安徽潜山县小学生遭校长性侵事件中,该小学远在安徽的偏远山区,属于村级小学,包括施暴校长杨启发在内总共只有两名教师,几乎所有学生家长均在外打工。在湖北恩施教师性侵8名女生事件中,事发地也位于鄂西武陵山连片的特困区深处,学生大多都是留守儿童。

她们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母羽翼的呵护,被猥亵、强奸、诱骗的现象极其严重。2009年安徽留守儿童调查报告表明:仅一两年间,就有多起农村女孩遭人强奸轮奸、甚至被强迫卖淫事件,其中造成女孩最终怀孕的案件就有10起之多。而在这些孩子中间,最小的年仅四五岁。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中心发起的儿童性侵害调查显示:家庭残缺不全和父母疏于监护,从而导致的儿童遭性侵的比例超过了四成,恐吓和零食成为性侵儿童的主要手段。

中国妇联在跟踪调查了300多起儿童性侵案件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儿童性侵案件68%都发生在熟人之中,而持续的平均时长居然达到了“4.8年”。

 

 

原因很简单,她们还是孩子。由于心智发育尚未成熟,大多数遭到性侵后都未在第一时间揭发举报,一方面羞于启齿,另一方面,作为留守儿童,她们身边没有可以依赖信任的人,根本就找不到人倾诉。而这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和性侵成年人相比,性侵一名甚至数名留守儿童后案发的可能性相对要低很多,很多女孩都是直到怀孕好几个月才被人发现。

遍地的人流广告和绝口不提的性教育

与少女妈妈以及人流手术形成强烈反衬的,是目前社会对青少年性教育的避讳和绝口不提。以思思为例,她所在学校课程中根本就没有“性教育”内容,唯一能与“性教育”沾边的,只有生理课本上两页关于两性生殖系统的介绍。

用当地校长的话说:“我们这里没有专门的老师可以上这个课,你要再往深一些说,老师也不好意思开口。”

就这样,中国很多地方中小学性教育几乎是一片空白,连基本性常识都不具备的孩子们,根本就不懂得如何搜集被强奸或性侵的证据,这种现状直接导致很多女孩遭到长期性侵而不自知,直接影响到了之后警方的调查取证。

 

 

根据青少年维权律师张文娟介绍:留存事发当天的内衣裤和寻找目击证人是性侵案件取证的关键,在没有物证和证人的情况下,未成年人的“口述”将被看做“孤证”,“仅凭孤证不可能定罪。”

一个荒谬的现实是:在中国,尽管堕胎一直是青春电影的情结和主旋律,但人们却依然视性教育为洪水猛兽,遍地人流小广告,避孕产品却少被宣传。

她们是妈妈,也是孩子

现代医学表明:处于青春期的少女大多心智和身体还不成熟,怀孕势必会造成胎儿同发育中的母体争夺营养的情况,比如钙和磷的摄取,因而就非常容易造成母亲钙化不全,出现牙齿松脱及骨质疏松症,甚至影响到骨盆发育,使得母婴双方无法健康生长,分娩时易出现软产道裂伤、产后出血、胎盘早剥等产时并发症。

同时,由于过早怀孕的女性“下丘脑—垂体—卵巢轴”这一功能尚未完全发育,从而易导致女性内分泌功能不健全。而在孕早期,由于胚胎发育依赖于黄体功能的维持,内分泌功能不健全的女性,黄体功能自然也受到影响,从而导致流产、早产。在怀孕十个月里,她们将面临妊娠期高血压、缺铁性贫血、胎儿早产、胎儿宫内生长迟滞等等危险。

 

 

更加严重的问题是:少女妈妈们所面临的,远远不止身体上的伤害。

汉中一航空科技学院大二的学生洁洁年仅20岁,2015年秋天怀孕,为了孩子与男友发生争执后分手。2016年5月17日,洁洁产下一名6斤多重的男婴,她没像其他产妇一样坐月子,而是回到课堂继续上课。6月6日,这位太过年轻的妈妈因蛛网膜下腔出血去世,留下了出生仅10多天的孩子。

某年某月某日,一名19岁少女出租屋内难产死亡,令其母亲悲愤的,是尸检报告显示:怀孕营养不良。据调查,因其男友不愿工作,两人几乎没有收入,房租已经欠了大半年,女孩怀孕后两人一天的食物总共只有6个馒头,最后只能冒着生命危险在家生孩子,难产也没及时送医。

2009年3月17日,年仅15岁的重庆女孩王燕产下一名女婴。她在怀孕后被男友抛弃独自住在旅馆,白天睡觉,到了晚上就通宵上网。生下孩子后她说:“我晚上上网白天耍,一天只吃一顿,自己都养不活。啷个养得活这个娃娃!”

14岁的少女婷婷被一个男人带进深山,强迫发生性关系并怀孕生子。一年后这个男人砍伤了她全家,要将她置于死地;她试图反抗命运,抱着孩子离家出走,可最终还是选择走向死亡的怀抱。

据说婷婷自杀的原因是由于生活中的种种压力:在学校认识的男友要和她分手,家里人的矛盾没有调和好……直到死去,她才16岁,小个子,大眼睛。

2013年6月,南京两名女婴,1岁的李梦红和3岁的李梦雪被活活饿死在家中,她们的母亲已经两个月未归,出门前将房门紧锁,只留下了少量的水和食物。根据媒体披露,母亲乐燕14岁离家出走,16岁染上毒品,19岁生下了第一个孩子,直到被抓时年仅21岁,并且已经怀上了第三胎。

 

 

众所周知,怀孕生子对于一名成年人而言意味着什么,养育儿女又需要多少精力、金钱、时间的投入。这些对于尚未成年的小妈妈们而言,无疑是不能承受之重。她们无论身体还是心智都尚未成熟,面临着诸多生理、心理及自我认识的困境,根本就无法独自肩负起养育儿女的责任,也不能很好地处理家庭矛盾,从而埋下了诸多社会家庭矛盾隐患,导致一系列悲剧的发生。

毕竟,她们虽然是妈妈,但同时依旧还是孩子。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