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全法国的间谍案:外交官娶的“中国妻子”,居然是个男人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7-08-30 21:36:20  点击:1037  属于:非常人物

一个中国京剧男演员“女扮男装”与一法国外交人员相爱,他们在北京生活、“生子”,法国人最后身陷囹圄,还不相信自己的妻子竟然是个男人……此事轰动了法国......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朗博

探究东西文化,洞察差异化的世界

全文2381字,读完大约3分钟

初恋

1964年,中法建交。

刚刚20岁的伯纳德·布尔西科来到中国北京,任法国大使馆会计。

伯纳德·布尔西科的护照

圣诞夜前夕,在大使馆召开的晚会上,布尔西科注意到了会场中唯一的中国人。他是使馆官员孩子的中文教师,26岁。

他眉清目秀,少语沉静,皮肤白皙细腻,操着一口流利的法语,总爱翘着兰花指,很女性化。

他叫时佩璞,出身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曾在云南大学学习法语,当时是北京青年京剧团的编剧和演员。

1960年代的时佩璞

布尔西科主动上前打招呼,请求时佩璞教他中文,两个内向的人很快熟悉了,成了好朋友。

时佩璞带着布尔西科逛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并给他介绍中国文化和京剧,布尔西科被他的学识和文静中性的气质所深深吸引。

一天黄昏,两个人来到故宫旁的公园里,时佩璞讲了“梁祝化蝶”的故事。听完故事的布尔西科意犹未尽,时佩璞告诉了向他透露出一个秘密:他其实是个“祝英台”,小时候因为母亲生了两个女儿,祖母很不满意,准备为父亲纳妾,所以父母为了瞒住祖母,从小他就被当作男孩养。

布尔西科听后并不惊讶,好像一开始就知道了一样,反而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会帮你保守这个秘密。”

时佩璞(左)与布尔西科合影

时佩璞唱的是花旦,本来气质中又带有女性的特点,从未谈过恋爱的布尔西科居然没有一点怀疑,反而激起爱怜之心, 两人很快坠入了情网。

时佩璞告诉布尔西科,东方女性很害羞,行房事时需要穿着衣服。布尔西科爱得如痴如狂,也就同意了,但没人知道时佩璞在两个人肌肤之亲时,是怎么样瞒天过海的。

1965年底,布尔西科要离开中国了,时佩璞告诉他,自己怀孕了,布尔西科动情地说:“我会回来的!”

 

儿子

四年后,布尔西科真回来了。

因为当时的中国环境,他只能夜晚骑车到时佩璞家中,两人见面,布尔西科问起自己的儿子,时佩璞告诉他,为了保护带有欧洲长相的孩子,只能把他放到偏僻的西部。

没过多久,时佩璞拿出一张孩子的照片,说这是他们的孩子,孩子长得很像欧洲人,布尔西科深信不疑。

时佩璞给布尔西科他们“儿子”的照片

因为当时国人不能与外国人私下接触,两个人在一起的机会很少。

布尔西科以学习“思想”的借口来到时家。在时家,他认识了一个姓康的军人。等熟悉以后,布尔西科就把在使馆接触的情报给他,条件就是让康保护自己的妻儿。

1972年,布尔西科结束他在中国的工作,离开中国,令他遗憾的是,始终没有见到儿子。

回到法国巴黎的他,爱上了一个叫蒂埃里的男子。但蒂埃里好动,与布尔西科的性格截然不同,这使他又怀念起中国的“妻子”,更想念他的儿子。

读到这里,我们也就理解了,“双性恋”的倾向也许是布尔西科对带有女性化的时佩璞着迷的原因。

1973 年,布尔西科来到中国,总算见到了自己的儿子——时度度,初次见到孩子的他激动不已,给儿子买了当时北京城中最好的玩具,陪他玩耍,这也许是他一生最美好的时光了。

布尔西科抱着自己的“儿子”时度度

为了能和儿子多待在一起,1977年,他又主动申请到了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大使馆工作得机会。

在乌兰巴托,布尔西科遇到了一个蒙古女大学生,两人同居了。

从此,他开始一段“双城恋”。

从乌兰巴托到北京要乘36小时的火车,布尔西科每一个半月就要去北京一次,与“妻儿”见面,并把一些情报带给中国。

布尔西科与时度度

感情的奔波让布尔西科疲惫不堪,他在乌兰巴托只干了两年,便丢了工作,只能又回到了法国。

在法国,他先后找了一个男朋友和一个女朋友生活过,他始终忘不了自己的中国“妻儿”......

 

真相

1982 年,布尔西科终于帮时佩璞母子争取到了法国三个月的文化交流签证。

时佩璞带着儿子来到了法国,让人没想到的是,时佩璞因为他京剧的特长,在法国艺术界混得风生水起,因此把签证延长了一年。

时佩璞在电视上演出

一个使馆人员与一个中国人频繁亲密来往,当然引起了法国情报部门的注意。

法国督查开始对布尔西科和时佩璞进行问询。督查看到时佩璞喉结突出,怎么也不相信他是个女人。

入狱时候,布尔西科还安慰时佩璞说,没事,如果能结婚,也许就能早点出狱。

但是,法官对时进行医学检查,显示他是男儿身,且没经过变性手术。

时佩璞事件成为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更让布尔西科难以接受的是,经检测,时度度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最后时佩璞也承认孩子是从新疆维族人家领养的。

得知真相的布尔西科彻底崩溃了,精神上陷入抑郁,只是流泪。

布尔西科甚至两度自杀,两度获救。

1986年5月,法国开庭审判,两人被判入狱六年。

时佩璞的律师在法庭上说:“这个故事的两个主人公心理脆弱而兴奋。他们生活在同一个梦里,因为希望相信对方,而对对方的话不曾有疑。”

时佩璞与布尔西科在法庭上

 

余生

毕竟时佩璞在法国文化艺术界小有点名气,在华人的呼吁帮助下,1987年4月,法国总统赦免时佩璞,不久,布尔西科也被赦免。

这个案子在法国引起巨大的轰动,人们实在好奇:生活这么长的时间,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个男人?

“雌雄莫辨”的布尔西科更成为法国人的笑柄。

出狱后的时佩璞

西方世界对这段畸形恋情也充满好奇。

美籍华裔剧作家黄哲伦将这此事编成了的百老汇舞台剧《蝴蝶君》,上演后立即引起轰动。

1994年,加拿大导演大卫·柯南伯格拍了电影版的《蝴蝶君》,华人影帝尊龙出演时佩璞。

出狱后,两个人刻意躲开公众的关注,各自低调生活,偶尔才通一次电话。

时佩璞出狱后曾说过:过去我对男人和女人都很着迷,我的性别、他们的性别都不重要。

2009年6月30日,时佩璞在巴黎的家中去世,时年70岁,生前与儿子度度住在一起,曾任法中文化艺术发展协会会长。

临死之前几个月,时佩璞打电话告诉布尔西科:我依然爱你。

电影版《蝴蝶君》剧照

布尔西科因中风住在巴黎一家疗养院,在得知时佩璞病逝的消息后,接受《纽约时报》电话访问时,对此事反应冷淡。

他一直不肯原谅欺骗他20多年的“祝英台”。

因为爱情可以超越种族,甚至性别,但无法跨越欺骗和利用。

 微信扫描识别二维码   
关注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公众号(wcweekly)
可及时收到更多更新鲜的好文章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